当前位置:看书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替妖族斩青天 > 第三百八十九章,开城门太子纳贤,殓尸骸困…

第三百八十九章,开城门太子纳贤,殓尸骸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两天来,叶凡尘并没有大肆宣扬叶红鱼的死讯,甚至整个北冥都没有多少人知道叶红鱼死了。

    虽然如此,李栀他们也不敢大意,他们不确定鹰皇白羽卿用身外化身见叶凡尘的时候和他说了什么,更不确定叶凡尘是否知道叶红鱼就是他们杀的。

    因此他们不敢途径锦州城,也不敢贸然前往桓仁城。

    幸好在妖雾南侧五女山的后面,还有太子殿下刘继丰治下的葫芦岛。

    太子殿下接到讯息,他一大早就带着和他形影不离,出则同车,卧则同榻的“淤握奇”与“杨铭”二人,大摆车架,大张旗鼓离开了葫芦岛。

    车队一路西行,在一处山高水长的小河边,刘继丰下令戒备,在两位挚友的陪伴下,他要去欣赏一下小堡马场万马齐奔的壮阔。

    等一炷香左右,刘继丰和两位挚友有说有笑地回来了。身边的侍卫都很纳闷,不是说去欣赏万马齐奔?这一路过来连根马毛都没看到,奔什么啊?

    太子欣赏完并不存在的壮阔,率领车队返回葫芦岛。

    在经过葫芦岛城门的时候,刘继丰随口向守卫说道。“今天本太子心情格外好,听好了,无论是落魄子弟,还是那西北妖族,今天都可以随意入城。”

    “太子殿下……这未免有些不妥吧?我们葫芦岛靠近妖雾,如果让那些妖族随意进城,会不会有隐患啊?”守城的士兵不敢轻易遵从这道命令。

    刘继丰哈哈大笑。“哈哈,陈沧海,你去年十一月的时候为了十两银子就放了三个妖族进我葫芦岛寻欢作乐,你以为本太子不知道吗?”

    那城守陈沧海顿时将手中长戟放在地上,双膝下跪,胸膛都要抵到地面了。“太子赎罪,太子赎罪!”

    “何罪之有?我北冥从没有明文规定,不允许妖族入城。不允许妖族入城的只是计都神殿而已。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在意你将那三个妖族放进城吗?

    本太子知道,那三个妖族只不过是妖族小辈,前来我葫芦岛欣赏人类繁华的。如果你真的放了什么不该入城的入城,你以为你还活的到今天吗?

    别以为本太子以前是个草包,你们就玩忽职守。我今天顺便也给你们提个醒,你们的一言一行,本太子都熟记于心。

    好了,既然本太子说了随意入城,就随意入城。本太子有分寸的。”

    守城门的一向是一种肥差,每天进城的人这么多,其中不乏一些其他国家的流亡者以及妖族。虽然那些流亡者没有在北冥违法,但他们没有合法身份,想要入城就必须孝敬孝敬守城门的士兵了。

    这陈沧海还算恪尽职守,虽然偶尔也会收受贿赂,放一些没什么紧要的人入城,但在听到太子宣布可以随意入城后,他还是当着太子的面提出异议。

    太子殿下又怎么会真的怪罪他?

    “陈沧海,本太子虽然胸有成竹,但你敢于直言,忠心可嘉。自今日起,官升三级,擢升为葫芦岛禁军副将,明天你就去找韩冬离将军就职吧。”

    禁军是拱卫太子府邸的军队,只有太子的亲信才会被选入禁军。目前禁军的统领将军韩冬离,就是太子妃韩冬夜的亲兄弟。

    陈沧海感激涕零,没想到他一句话就令自己飞黄腾达。

    葫芦岛城门大开,进城者无论男女老幼,无论人类妖族,都是一片喜笑颜开的样子。

    没有人注意到,人群之中有几个人的面目呆滞,仿佛那脸就不是他们自己的一样。那几个自然就是被白寻用了方术流幕更改了容貌的李栀等人。

    太子回城之后,并没有直接回到自己宫殿,而是径直前往尤殿。

    在沈秋水接手尤殿的北冥事务之后,各地的达官贵人和尤殿的来往都密切了许多。

    以往尤殿在北冥的生意一直不温不火,毕竟沈家的大本营在南宫,虽然北冥早就有尤殿,但和南方的尤殿比起来属实是上不得台面。

    自从沈秋水接手之后,南宫尤殿本部大力倾斜资源,短时间内这尤殿北冥分院甚至有与本部分庭抗礼的规模。

    太子刘继丰经常去尤殿,也是在情理之中了。

    一座城市通常会有三处传送法阵,一座在计都神殿,一座在尤殿,最后则是北冥皇室自己掌控的一座。

    几乎就在太子刘继丰进入尤殿葫芦岛分院的同时,夫子世家的“刘伴溪”和胡家铺子的“胡云”赶到丹东,与从港口前来的“唐笑”会合,进入了丹东的尤殿。

    远在东渊的“张孤桐”也牵着前来做客的“李栀”的手,前往岳阳的尤殿。

    一时之间,各地尤殿传送法阵光芒大放,这一群人不约而同,通过尤殿的法阵,赶到了桓仁城。

    等将那些太岁替身术收起,李栀等人左看右看,纷纷开玩笑。“好久不见啊,诸位。”

    “这话应该我说吧?我可是陪你们这两个替身演了两天的戏!”刘继丰抱怨着,这两天来,他生怕穿帮,就连太子妃都没有亲近。

    “承蒙太子厚爱了,不过别人不会以为我们有什么奇特的关系吧?”杨铭挤眉弄眼。

    “呵呵,北冥都知道淤握奇与唐笑欢喜姻缘,杨师兄你和老刘的杨柳依依也流传颇广,我是清白的。”刘继丰高举双手,撇清关系。

    杨铭和刘伴溪咬牙切齿。“这个毛高!不干人事!非要写我们俩的绯闻!等回学宫我们就把他打个半死,让他这个‘腿毛至高神’直接变成‘腿断至高神’!”

    毛高并不是世家子弟,过年他也没有回家,而是留在溪湖洞府帮着管理洞府书库。此时他打了好几个喷嚏,揉了揉鼻子后想着是不是有谁说他坏话,然后继续干活。

    “这位是……我好像在哪见过他。”刘继丰调侃了杨铭和刘伴溪,这才看到和胡云并肩站着的秦章。

    秦章倨傲地走了过来,一步一挪之间尽显妖皇之子的气派。“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秦章,妖雾龙皇与猪皇之子,胡云的男人!”

    “噗嗤!”秦章自以为帅气的介绍,只换来李栀、淤握奇、杨铭和刘伴溪的耻笑。

    “秦大哥,你这自我介绍和谁学的?老套!庸俗!油腻!”杨铭一针见血。

    刘伴溪不停摇头。“他可能还把刘兄当成他的情敌呢。”

    刘继丰没有和他们一起取笑秦章,而是大方伸出手。“刘继丰,李栀和淤握奇的好友,北冥太子。”

    “幸会。”

    北冥妖雾的妖皇之子与北冥太子第一次正式见面,他们谁也想不到在几年之后,两个人会成为北冥最亲密无间的伙伴。

    “对了,昨天妖雾那边山河震动,就连五女山都发生地震,百泉涌出,这不会又是你们干的好事吧?”刘继丰身在葫芦岛,自然感受到了守灵山动的震撼。

    这两天也多有麻烦刘继丰,李栀自然不打算隐瞒。“我在妖雾之中,见到了一位一万多岁的妖族前辈,因为我帮他找到了一些重要的东西,所以那位前辈顶起了一座山,向我表达谢意。”

    刘继丰目光开始涣散,嘴巴不自觉地张开,几滴口水顺着下巴流了出来。

    “刘兄?刘兄你怎么了?”淤握奇笑着摇晃刘继丰。

    刘继丰擦擦嘴,瞪了一眼淤握奇。“这话要是握奇兄你说的,我肯定以为你是在胡编乱造。但是这话是李栀说的,我信!”

    “此等小事,不足挂齿。太子殿下,这两天叶家有什么举动吗?”别人顶起一座山是小事吗?相比之下李栀还是比较在意叶家的动向。

    刘继丰摇头。“说来奇怪,如果不是知道你们杀了叶红鱼,我现在都会误以为他还活着。”

    “这不应该啊,就算他不知道是谁动的手,也该去尤殿找个说法啊。”李栀想不通叶凡尘在想什么。

    几个人边说边走,不知不觉已经来到困兽场这边。

    “火兄。”李栀见到火杰,赶紧把他拉到角落处,然后从储物灵宝之中取出了无数坛子。

    “李兄,你这是……”火杰作为旁观者,自然知道这些坛子是什么。

    李栀诚恳地说。“我左思右想,觉得将这些尸骸还给他们亲属的这件事情,还是得由你们出面。”

    随后李栀简单解释了一下他的想法。

    虽然尤殿设立困兽场的时候说了这个分院地位与其他分院一致,但人类还只是把困兽场当成买卖妖兽的场所,对其没有一丝尊敬。

    毫不客气地说,人类在心中把困兽场当成了宠物市场!

    如今困兽场因为售出的妖兽受到迫害,协同妖雾妖族剿灭叶红鱼,这是向人类展示其力量。

    将那些被叶红鱼残杀的修士尸骸归还家属,则表示出困兽场的大仁大义,这是向人类展示其博爱。

    人类一直觉得妖族野蛮未开化,但事实却是人类之中的败类残害同胞,替人类出头惩奸除恶铲除降头邪术的却是妖族。

    这件事情一旦宣扬开去,困兽场的地位必然会水涨船高,也会得到更多人类的重视与尊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