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小说 > 恐怖小说 > 重塑星球[无限流] > 北斗七星列车·22

北斗七星列车·22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众人又感受到脚下熟悉的震动。

    夏千虹这时却如同回了魂一般,激动地与三日月和安娜贝拉道:“我知道了!这个圆柱体内部会旋转!!”

    她终于想起来了,之前凝望着的圆柱体上浮雕是《天上的蓝鲸》故事中失散的蓝鲸重新见到亲人后翩跹起舞的场景。故事中这幅场景的描述是:蓝鲸们在天空中跳起了舞,一起旋转、跳跃、旋转、跳跃、旋转、跳跃……

    当时她还觉得这段话非常水,跟码不出字在凑字数的作者写的似的,现在回想起来才终于明白蓝鲸跳舞原来还有这层暗示在里面。

    由于确信石头门里不会再飞出箭,夏千虹这一次瞪大双眼看着石头门里的动静,亲眼看见里面的那一堵石墙缓缓往顺时针方向移动!果然,等到震动停止时,石头门里面赫然出现了一个拱形小圆门,而里面正是梅里斯提起的螺旋楼梯。

    那九支箭形成的四分之三圆的重点并不是已经形成的图形,而是缺失的四分之一扇形。不再会射出箭的“墙壁”自然就是通往楼梯的门了。

    不过这个谜题倒是被三日月说中了一部分。就算夏千虹没有将所有的线索串联起来,只要玩家打开石门在这里空等,也能等到拱门出现的那一刻。

    尼玛哟,她可真的是浪费了好多感情和精力啊。思及此,又一阵头痛袭来,而这一次她突然感到胃里翻江倒海,一不留神便呕吐出来。

    不行,她不能在这里倒下。

    意识恍惚间,强烈的意志力促使她挣扎着往前走。很快她感到自己被人扶着进了楼梯间。她想看清楚周边人,奈何眼前尽是磨砂玻璃一般斑驳的色块,耳边不同的声音如同洪流一般卷过,实在难以分辨周边的状况。

    “你们带着千虹先走,”弗莱明在拱门前与安娜贝拉道,“迪雅他们最后一批玩家快到了,我去接他们。”

    “你要动作快一点,楼梯入口过十来分钟会重新变成石墙,下一次转回来的时候可能又要过半个多小时,到时候说不定就来不及了。”

    “我明白。如果时间非常紧迫,我会背着迪雅上楼的。”

    安娜贝拉郑重点头,扶着摇摇欲坠的夏千虹跟着大部队一起往上爬。

    弗莱明的办事令人放心,毕竟她是见识过他非人一般的身体素质。当时在山洞里奔跑时,她本来正往包裹着玩家的那一团雾气里跑,却不幸被落石砸了个准。石头将她压得严严实实,小腿更是被碾得粉碎。她本来已经放弃挣扎,准备平静地接受死亡的命运,不曾想弗莱明竟然如同超人一般从天而降,轻松搬起了石头把自己拉到背上转身狂奔。那速度显然是超越人类极限的,更别说他还背着个成年人。她立刻明白了弗莱明的技能应该与增强身体机能有关。

    玩家们一圈一圈爬了约莫六层高,终于来到了神社顶端。

    湛蓝的天空下,千年积雪的山峦幽蓝深邃,给这绮丽的风景添了几分庄严。远处一座一座巍峨的云峰好像近了许多,它们一个一个仿佛饱经风霜的老人,环坐成圈,沉默而肃然地俯视着一群不知所措的人类们。

    任务依旧没有结束。众人不免面面相觑。

    神社顶层空荡荡,唯有雪山美景与一个祭拜堂。

    那么只有尝试祭拜一下这里的神明了。活到现在的玩家们也都不是白痴,很快反应过来,一起走向祭拜堂去。

    这时夏千虹也慢慢回过神,呼吸着高海拔稀薄又冰冷空气,她胸口又闷又痛。

    等一下,她既然能感到凉,说明天璇酒的效果也快到头了。

    她疲惫地看了看扶着自己的三日月与安娜贝拉,只听三日月道:“这个神社与r国的传统神社很相似,从礼节上说应该与神明打招呼,表示自己过来拜访了。也许只有得到神明的认可,我们才算真正抵达了‘天枢’。”

    “我本是无神论者,但还是应该尊重神明。”安娜贝拉认认真真回答。

    “嗯,我们赶紧去吧,天璇酒快失效了。”

    两人看了看神志不清的夏千虹,十分明白此时对夏千虹最好的关心就是快些完成任务回到空间。

    “照理说我们该是在那边的手水屋里净手漱口,但我看里面的水都结冰了……”三日月有些为难道,“不过钱是一定要投的,我给你们吧。”说罢,她从碎花长裙的内侧口袋里摸出一个绣花零钱包,拿出2个r国的5元钱币,分给夏千虹与安娜贝拉。

    “我是从没想到还能用上这些,毕竟……发生了这么多事,地球也不在了,本来应该没有用钱的地方了,”三日月笑了笑,黑白分明的眼中却难掩哀伤,“希望这里的神明能认下别的世界的货币……好啦,我们去吧。”

    夏千虹注意到三日月流露出的低落情绪,读懂了她是在想念地球的生活或者曾经的亲朋好友。而一旁的安娜贝拉也似是受到了气氛的感染,虽没有言语,但爱琴海一般湛蓝的双眸也氤氲着浅浅的寂寞。

    站在两人中间的夏千虹感到与这微妙的气氛格格不入。其实她知道她们两个人的反应才是正常的,大部分人比起用生命做任务,还是更喜欢原本在地球的生活吧。更何况在那里亲人、朋友、爱人围绕在自己身边,对于群居动物的人类来说非常重要。

    但对于夏千虹而言,地球消失后,她反而变得能跑能跳、获得了选择自己命运的自由、还见识了这辈子都可能见不到的奇景,以至于用这种姿态活着的每分每秒都成了最美妙的奇迹。

    “等一下……弗莱明呢?”

    夏千虹尚有些意识恍惚,到现在才发现他根本不在场,本来整理好的心情顿时又忐忑起来。

    若是其他人就算了,但事到如今要她抛弃救过自己好几次的伙伴会让她良心极为不安。而且,想到未来可能面对的种种任务,她私心非常希望能与弗莱明组队继续闯关。如果这个时候丢掉了黄金搭档,她从各种层面上都会心痛死。

    “他在哪?”环顾四周,夏千虹依旧没有看到他的影子,一阵头痛又如潮水再一次席卷而来。她越是焦虑越是头疼,这种队友生死未卜的关头,心理与生理的双重折磨让她恨不得从塔上直接跳下去。

    “他……”见弗莱明还有迪雅等人还没有上来,安娜贝拉也不由得担忧起来,“他去接迪雅他们了。”

    “什么?!”夏千虹不禁大呼,瞬间引来了众人的注意。之前发生太多事她完全把迪雅他们抛在脑后了。

    此时她心中五味杂陈,一方面因为自己在极端情况下完全抛弃了最基本的以德报德的精神而感到愧疚,另一方面又不可避免地埋怨弗莱明不顾个人安危抢救队友的无脑行为,一时间竟然不知说些什么才好。

    她在彻底看清自己是一个很乐意利用伙伴然后无情抛弃掉的利己主义之后,再一次意识到她与某些人思想境界的天壤之别……这居然让夏千虹感到一丝丝的悲哀。

    胡思乱想之间,楼梯口却忽然传来说话声。

    “你们怎么还在这里?”

    迪雅从弗莱明背上爬下来,一脸惊奇地望着直愣愣盯着他们的三个人。

    “就是,你们这些小年轻磨磨唧唧啥,赶紧去祭拜,祭拜之后就能完成任务了。”一旁的梅里斯太太从祭拜堂的阶梯上走下来,冲他们喊道。

    见两人平安无事,夏千虹长舒了一口气。

    她看了一眼正在不远处的其他玩家们,感情微妙。现在看来,先被传送过来的十个玩家里,只有弗莱明还能想起来去接迪雅。

    看来做好事未必会有人真正记在心上啊……无论是迪雅,还是已故的泰勒牧师……

    其他玩家都完成了祭拜后,五个人登上神社台阶,在三日月的指导下先是深深鞠躬,俄而往钱箱里分别投了钱,继而先后摇了摇巨大的铃铛。随着寂静的神社里缓缓回荡着厚重而古老的响声,他们再次鞠躬二次,一起拍了两下手,然后双手合十,低头默默许愿。

    最终,五个人再次鞠躬,表达对神明的谢意后,一起慢慢走下了台阶。

    此时脑海中浮现一行文字:“任务完成!传送回空间倒计时5:00,4:59,4:58……”

    玩家们面对彼此不再心怀芥蒂或满面愁容,真正心平气和地聊起天来。众人最近两天在心中积压的、如同暴风骤雨般的情绪也渐渐雪霁初晴,最终化为一个又一个由衷的笑容。

    倏然间,一阵绵长温柔的鲸歌划破天空,头顶上多了几团浅灰色阴影。

    此时天璇酒的效果几乎消失,玩家们抱成一团取暖。他们一起昂首,只见一群巨大的蓝鲸在干净明亮的苍穹中晃晃悠悠,踩着远处起起伏伏的雪山而来,好像浮云一般闲适无比地在空中漫游着,缓缓前行至神社的上空,而后一个接着一个落入夏千虹的眸中。

    ——她知晓此后万千梦回,都必有此情此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