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小说 > 恐怖小说 > 重塑星球[无限流] > 北斗七星列车·16

北斗七星列车·16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大家要跟紧了哦!”

    “加油!加油!要快些走到山洞门口”

    “艾米丽要在暴风雪之前回到爷爷身边的!”

    在白兔子的碎碎念中,夏千虹得知从车站到山洞门口大约需要半个小时左右,走山洞又需要一个小时,最后从山洞另一端走到天枢神社又需要半个小时。如果一切顺利,他们完全可以在两点之前抵达神社。

    山上长满了郁郁葱葱的常青树,碧空之下满目苍翠,空气中都仿佛透着三分淡淡的松香。夏千虹紧紧跟在弗莱明的身后,毫不掩饰地用他的肉身避风。虽然喝了酒之后身体不冷,但山间风跟刀子似的割在脸上生疼生疼的。如果无视艾米丽格格不入的大嗓门,那么山林间算得上静谧清幽,几乎都能听见从天上簌簌飘落的雪花声。

    快到山洞口时,先前细细的飞雪已经变得纷纷扬扬。

    “好啦!艾米丽就送你们到这里,艾米丽还要赶在暴风雪之前回去!祝客人们好运哦!”说罢,白兔子变成四肢落地,用嘴叼着红旗子四肢并用地飞快消失在一片雪白之中。

    此时外面的积雪已经到脚踝,风也渐渐大了,偶尔能听见远处传来突兀的呜咽声。众人赶紧躲到山洞里躲避风雪,一个一个手电筒被点亮。

    “我觉得我们应该省着用手电筒,”一位身着白大褂的欧洲裔美女开口道,“现在不清楚手电筒的电池还剩多少,如果大家聚集在一起走,可以先让一半的人打开手电筒,另一半的人则存着以备不时之需。”

    考虑到建议合情合理,大约三分之一的人闻言马上将手电筒收了起来。

    此时有三五人围着弗莱明研究地图。让人感到忧虑的是,地图的标注实在过于简易和粗糙,制作地图的兔子只标注了一条弯弯曲曲的正确路线,并没有将山洞的各个岔道口和四周的环境画出来,更没有比例尺和参照物。也就是说,他们很难判断究竟是在这个路口左拐,还是下个路口左拐,并且一旦拐错了道就彻底迷路回不来了。

    团队内部很快有了分歧。地图只有一份,如果有两波人不认同对方选择的路线,他们就需要争抢地图才能获得主动权继续往下走。而弗莱明人高马大,在场的人没能力用暴力抢夺,所以众人只好唇枪舌剑争夺地图所有权。

    夏千虹不是那么关注地图的事,而是在角落里研究玩偶兔子起来。如果她之前的推理没有错,兔子应该在这个时候可以活过来才对?她这两天应该给了它充分的爱了吧?难道需要遇见山洞里的“仙女”才能触发相关条件?

    正当她绞尽脑汁思考到底如何激活兔子时,一个怒气冲冲的声音吸引了她的注意:“这么拖下去我们谁也到不了神社!搞不清楚地图的话,那只玩偶呢?我可是听信了兔子能带路才跟过来的!”

    夏千虹抬眸,只见一个晒成蜜色皮肤的中年女人将一只深红色美甲戳到自己跟前。对方高高的颧骨尽显刻薄,眉头和眼角的皱纹都深了几分。夏千虹很不习惯私人空间被侵犯,便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没想到这一举动更是惹恼了女人。

    她上前一把夺走了兔子玩偶。

    “所以这只兔子有什么特殊的?不就是平时哄孩子的玩具吗?”女人用尖利的指甲使劲戳了戳兔子黑溜溜的眼睛,极为失望道,“真是见了鬼,我居然会相信童话故事里的事,这个世界都快把我逼疯了。”

    夏千虹不欲与人发生冲突,只能强压怒意:“可以将玩偶还给我了吧?”

    女人轻蔑地看了她一眼:“我看你是个小姑娘都没指责你欺骗大家,你有什么立场跟我说话?”

    “我说过我不清楚玩偶的作用,没有保证过任何东西。”夏千虹冷静道。

    “我说大家——”女人忽而举着玩偶扬声道,“有多少人是以为兔子玩偶能派上用场才在天璇站下车的?”

    她成功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引到两人身上。没有人立即响应女人,但大部分人都眼神微妙地看向夏千虹,不约而同地选择观望。其实即便女人不提出来,他们还是有意无意地关注着兔子玩偶的情况。他们无法否认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是在天璇站下车的理由之一。尤其是现在关于地图的处置还争论不下,大家多多少少开始烦躁,而女人看夏千虹身单力薄好欺负所以将她当出气筒罢了。

    “不要引战,”弗莱明轻轻松松掰开女人的手指将兔子玩偶还给夏千虹,“你这么做对离开山洞毫无用处。”

    夏千虹此时立刻装作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低着头嘤嘤嘤,还时不时擦一擦并不存在的眼泪试图博得大家的同情。果然,泰勒牧师也看不下去,随即站出来:“凯蒂小姐,此时最重要的是团结一心。以大欺小绝不是仁义之举。”

    “……”凯蒂知道跟泰勒牧师是说不通的,便转而向弗莱明妩媚一笑道,“帅哥,你误会了,我只是认为这个小女孩既然抱着可以拯救所有人关键线索,她应该负起责任来而已,你说呢?”言语之间,她不着痕迹地将手搭在了他的胳膊上。

    狗屁责任!还不是江万洲那厮在会议上故意给自己找麻烦?!夏千虹捂着脸咬牙切齿,心中诅咒了江万洲千八百遍。

    弗莱明对凯蒂轻佻的举动分外反感,再一次掰开她的手指,面色凛然:“如果一群人的生死非要全指望一个小姑娘,那这些手脚健全的人也确实该死。”

    此话一字一顿、掷地有声,在山洞里回响了好一阵,在一片沉默中重重敲在了每个人心上。

    “……”凯蒂收回了被捏痛的手,双眼发红地退下了。

    “与其纠结玩偶的问题,不如继续商量怎么处置地图,”迪雅适时地将所有人的注意力拉回来,“现在没有人有纸笔可以抄录,不知道有没有人有瞬时记忆的能力……”

    见大家都不再关注自己,夏千虹终于抬起头来,表情冷淡地继续抱着兔子。她觉得自己一定遗漏了什么,到底是什么……

    “夏千虹,关于玩偶的事情你有什么想法吗?”这时,江万洲从一旁自来熟地窜到她身边,完全无视她一脸抗拒的表情。

    他身后还跟了曾经在会议上发言的亚裔女孩,而后者朝夏千虹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女孩看起来与夏千虹真正的年纪相仿,但气质卓然,仪态万方,十足千金大小姐的模样。

    见夏千虹没有马上回答,女孩以为是对自己还有些警戒心,便温声道:“我叫三日月花音,也对玩偶兔子十分有兴趣,不知道能否加入你们的讨论?”她的每一个字都叫人挑不出错,语气更是大方得体,让人没有拒绝的理由。

    但夏千虹现没有太多注意力分给三日月,因为江万洲实在拉满了她所有的仇恨,以至于她内心还在进行“到底要不要跟这个人说话”的激烈斗争。凭良心讲,他虽然非常招嫌,甚至明明是因为他夏千虹才会被针对,江万洲也没有挺身而出的意思,但这个人确实脑子好使,有几率能想到她想不到的事。

    纠结了一会,夏千虹的理智还是占了上风,最终还是把自己大概的想法分享给二人听。不管如何,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好歹可以安慰安慰自己。更何况玩偶还在自己手里,江万洲再狡猾也断然是不能得了线索就跑掉的。

    “我也同意仙女是关键点,”听完夏千虹的分析,江万洲这才将自己的想法贡献出来,“不过仙女作为非自然的存在,很可能是看不见的,就好比车上那些客人一样。”

    “没错!”夏千虹一下子被点醒了,难免激动起来,“如果兔子要起到带路的作用,仙女应该就在洞口附近才对,我们应该看看附近有没有仙女的痕迹。”

    三人迅速分散开来分别用手电筒照了一圈附近山洞岩壁和地面,可是一无所获。

    “我想,虽然我们未必能看见仙女,”三日月若有所思,“但她应该看得见我们,说不定她能够响应我们的呼唤?”

    “也许要像魔法师一样召唤仙女?”夏千虹一拍脑袋快速编了一下咒语,便高高举起兔子朗声道,“尊敬的仙女大人,请您降临到我的身边,用爱唤醒我亲爱的兔子吧!”

    江万洲和三日月看夏千虹用如此可爱的声音说着无比中二的话皆是笑出了声,让夏千虹不禁老脸一红,尴尬地用兔子玩偶遮住了脸。

    可是等了半天,玩偶还是玩偶,那双圆圆的眼睛依旧黑漆漆的没有丝毫光泽。三人都沉默下来,心中弥漫着难以言喻的失望。

    “会不会要往里走一些才行?”三日月再次提议。

    “不排除这个可能,但我们应该仔细找找仙女的痕迹再下结论。”夏千虹皱着眉冥思苦想。她始终觉得到目前为止任务的安排和线索都是合情合理地一环扣一环,没有哪一环格外地刁难玩家,且不说列车上的各色兔子乘务员都十分遵守规则,白兔子爷爷甚至很人性化地愿意跟他们商量条件,还适度改变规则来方便玩家。所以她认为仙女被安排在洞口才是最符合常理。

    “话说回来,到底什么是仙女的痕迹?”江万洲拿着手电细心地观察凹凸不平的石头,“是某个图腾?还是咒文?不会让我们找仙女掉落的磷粉吧?不过那是荧光的,应该不难找……”

    夏千虹倒觉得江万洲满脑子rpg套路挺有趣,顺着这条思路往下想,难道召唤仙女需要特殊的条件吗?比如指定的咒文、符咒、媒介之类的?可是山洞里除了光秃秃的石头和泥土啥也没有啊,要上哪里找去?

    不对!

    有一块石头很有可能不是光秃秃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