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小说 > 恐怖小说 > 社会我纲哥[综英美] > 光亮小伙X火炎手铠

光亮小伙X火炎手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班纳双眼瞪大,面露震惊地看着眼前的少年。

    此时他软萌可爱的小儿子,就在他眼前,突然变成了一个很酷的光亮小伙。甚至让身为复仇者的班纳突然有种……我觉得在气势上,我已经输给我儿子的感觉。

    “亚伦?”

    班纳近乎于有种「我不认识眼前这帅崽」的陌生感觉。

    从棕发少年映着耀耀火色的眼眸中,班纳看不出什么多余的情绪,就像是属于这个孩子的所有情绪都在炽热火炎中被燃烧殆尽了。这样的认知让班纳感到有些不安,像是在亚伦身体里有另一个漠然冷酷的人格被因此激发了出来似的。

    “爸爸。”沢田纲吉点了点头,对一脸怔然的班纳唤道。

    虽然他的能甜到心坎的软萌儿子此刻还是一脸让班纳感到陌生的冷酷face,但是这一声自带高光的「爸爸」让班纳感到安心了些。

    所以,这个装备……是能影响到孩子的性格吗?

    班纳注视着神情冷淡的沢田纲吉。

    ——有种突然多了个性格截然不同的儿子的感觉啊。

    当沢田纲吉身上的火炎熄去之后,班纳就看到孩子手上泛着金属光泽的手铠又变回了毛线手套的平平无奇的模样。最关键的是,孩子的瞳色又变回了温暖的棕色,此时眼眸中完全没有了那种无机质的冷漠,而是目光柔软地注视着他。

    ——啊,回来了……还是这个样子可爱啊!

    “亚伦,这是装备卡牌吗?”班纳探究地注视着少年戴着的毛线手套问道,他刚刚仅仅只是用双眼见证,便已经从这个装备上感觉到了很强大的力量,“是什么品质的?”

    “是ssr级的装备卡牌,可以永久装备的。”沢田纲吉已经想好了说辞,毕竟承载着彭格列的继承,沢田纲吉觉得至少也得算是ssr级别的,“卡牌的名字叫做「大空指环」和「火炎手铠」。”

    ——抱歉了,爸爸,我要擅自强行脱下「非酋」的标签了。

    班纳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神色来,还夹杂着些许震惊。

    这个孩子……竟然能够连抽两张ssr的卡牌吗?

    那未来随手抽到张ur卡牌也不是梦啊?

    沢田纲吉明显感觉到,他的绿巨人爸爸此时看着他的眼神,就和当时他看史蒂夫抽到了ssr「命运之礼」卡牌的眼神是一样的,是非酋对欧皇的含蓄中透露出有点羡慕的眼神。而此时似乎,还多了一点予以重望的意味。

    但是,已认证「非酋」的沢田纲吉对这个眼神感到受之有愧了。

    “亚伦,我可以看一下吗?”班纳问道。

    沢田纲吉没有犹豫地将戒指和手套交给了班纳。

    班纳自然感受到了孩子的信任的目光。

    “不是每周抽一次吗?”班纳感到不解地询问道。

    “这个卡牌能力的使用规则似乎在我的身上有些不一样。”沢田纲吉露出了似是茫然的神情开口解释道,“让其他人抽卡牌好像能增加我的抽卡次数……我能抽卡就抽了。”

    年轻的十代目再次觉得失忆的十四岁少年这个角色背景真的是万能的,因为失去记忆所以无需解释这个能力的由来,因为年纪还小所以也不会被追根究底地询问。

    总而言之就是——「我不记得,我不知道,我不明白。」

    班纳露出了沉思的面容来,虽然觉得匪夷所思,但是也并没有质疑沢田纲吉的话。班纳已经肯定亚伦得到的能力是他的好友,也就是亚伦真正的父亲威廉姆斯博士的杰作。班纳原先没有想要调查太多,但是此时看起来不得不好好调查一番威廉姆斯这些年到底在做些什么。

    最重要的是,那个身为科技狂人的威廉姆斯博士到底给自己的儿子植入了多么了不起的东西。

    “亚伦,我想问你一个问题。”班纳沉默了一会儿后,神色有几分复杂地看着沢田纲吉问道,“你是不是可以看到……不一样的东西?”

    沢田纲吉愣住了。

    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比如说,也许你的视野中有的时候会出现,类似于……”班纳停顿了下,思考怎样说孩子才可以更好地理解他话中的意思。班纳的视线游离着,正好瞥到了沢田纲吉带到宾馆来的游戏机,恍然觉得可以联系在一起,“游戏界面的感觉?”

    沢田纲吉恍恍惚惚了,赶忙敲出了他的吐槽之魂一起讨论一下——

    沢田纲吉a:为什么爸爸会知道这件事!

    沢田纲吉b:难道是……身为游戏人物爸爸觉醒了吗?

    沢田纲吉c:游戏人物意识到了自己身在游戏?

    沢田纲吉d:该不会,其实我不是唯一的玩家!

    ……

    在这一刻,沢田纲吉真的在思考「班纳也是被拖入游戏的玩家」的这种可能性。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年轻的彭格列十代目倒觉得也是件好事,这样等到游戏通关之后,他还能现实生活中找到班纳,而不仅仅只是游戏之中的玩家和npc的联系。

    但沢田纲吉稍微一细想就否认了这个可能性,班纳不可能是像他一般知情者的玩家,从一开始班纳对他的爱护完全就是作为父亲所给予儿子的真实情感。从这些时日的相处,沢田纲吉可以确定布鲁斯·班纳是真实地活在这个游戏世界里的超级英雄,但他不是。

    既然如此,班纳为什么会问出这种问题?

    班纳自然从孩子脸上看出了诧异的情绪来,显然他的猜测是正确的。

    果然如此吗?

    班纳倒并没有觉得这是孩子在故意想要隐瞒什么,反而感觉到了自己的疏忽。他在担忧,亚伦会不会担心自己不同常人,所以即便是对他,也一直都不敢说出口?

    “亚伦,你一直都没有问为什么你会失忆的事情,我也觉得没有必要告诉你,因为你现在有了新的开始,我不希望过去曾经发生的事情会阻碍到你的未来。”班纳也知道少年在等他的解释,于是叹了口气说道。

    “我明白的。”沢田纲吉也不在意过去的事情。

    虽说不在意,但是年轻的彭格列十代目的直觉告诉他——

    「他被隐藏的过去」在未来一定会在某种契机下爆出一条重要的剧情线来。

    “而且,亚伦,在你身上发生过的事情其实很复杂,就连我也难以解释。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你曾经患了重病。为了能够治好你,所以,我们通过比较特殊的方式来治疗你。”班纳继续注视着沢田纲吉说道,“但那种特殊的治疗方式改变了你,这也就是为什么你会得到现在的能力的原因。但是你不需要因此觉得自己不正常,或者觉得自己是异类,这不会对你的生活带来负面的影响。”

    原来是这样……

    沢田纲吉立刻理解了班纳的想法。

    这也就不奇怪为什么一开始他展现出能力的时候,班纳并不是那么惊讶,而是很快就接受了。因为班纳知道他的身体是特殊的……班纳口中的「重病」,虽然和资料卡之前所说的有所出入,但不管如何,「亚伦」肯定是陷入靠尖端的医疗技术也无法救治的濒死状态。所以,才通过了只有超级英雄才知道的特殊手段来救治他。只是看来,班纳并非是给予他特殊治疗的主要操手人,所以才了解得不多。

    联系最开始资料卡透露出来的信息,沢田纲吉觉得亚伦之前的状态应该是

    ——「快死了,救活了,但救疯了。」

    所以此时班纳将他的自带游戏系统和卡牌能力,都当成是在特殊医疗手段下获得的超能力吧。

    而且,沢田纲吉察觉到班纳对他的过去是真的不愿意多说。既然如此,沢田纲吉也就不多问了。

    但班纳口中特别指出的「不需要因此觉得自己不正常,或者觉得自己是异类」……恐怕资料卡中所说的亚伦「情绪极度不稳定」就是因为认知上认为自己属于「不正常」的「异类」,思想出现了偏激的极端。所以,班纳才选择带着他搬到了远离人烟的郊野。

    这样解释的话,大概就流畅了。

    沢田纲吉一直觉得这个游戏对于他身上发生的事情存在「强行合理」的buff,但是现在看来,似乎还是有可以强行解释的不明逻辑在背后隐藏支撑着的。

    令沢田纲吉感到感慨的是,班纳对于他所展现出来的特殊能力,口中的言语所透露出来的仍然都是关心和安抚,怕他会感到不安。显然无论他的身上所展现出了什么,班纳都更加重视他的想法和情绪。

    “爸爸,能得到这样的力量,我觉得很好。”沢田纲吉觉得自己也得说些什么让他的绿巨人爸爸安心些,“我并没有感到不安什么的。”

    沢田纲吉回忆到自己十四岁的时候……

    刚开始,感受到死气之炎的时候的他是怎样的感觉呢?

    也许,是有不安的吧。

    惊慌失措,不明所以,感到迷茫,想要逃避……

    毕竟,死气弹还需要他一次次直面对死的恐惧。

    ——这个力量是属于我的吗?

    ——我为什么会拥有这样的力量呢?

    ——这个力量能做什么?我要用这个力量做什么?

    这样的问题一定经常在年轻的他的脑海中循环,直到他找到真正的答案。

    “我觉得能够得到力量是一件幸运的事情。”沢田纲吉笑着说道。

    班纳看着棕发少年眉眼弯起的笑意,心里也意识到是自己过分担忧了。这个年龄的孩子拥有力量,都会觉得很幸运吧。可以理解,「拥有超能力」是孩子都希望的礼物,也经常会有这样的幻想。

    但是经历过多的班纳却又太过现实,在这个现实中,拥有异能的人过得生活往往没有普通人幸福。正因为特殊的能力,会身不由己地陷入麻烦,或者引致危险和灾祸。

    但是,十四岁的孩子是不会懂这些的……

    班纳又听见少年未脱稚气的嗓音继续说道——

    “我认为,拥有力量是为了能够守护,对于自己而言重要的人或者事物。”

    “就像是爸爸你和其他英雄们一样。”

    “你们所拥有的力量,守护了这个世界。”

    班纳目露意外地看着沢田纲吉。

    “我在新闻上看到,那一场被称之为「人类的大墓园」的灾难,地球上一半的人类都失去了性命。但我也看到了,是英雄们……是爸爸和你的同伴们拯救了这一切,带来了「世界的新纪元」。”

    “我知道,你们做了很了不起的事情。但是我也知道,你们所做的只是为了守护地球。”

    绿巨人的瞳孔微颤。

    班纳知道他们做到了什么。

    但是从这个少年口中听到这些话,心中却涌现出了一阵……说不出的感动和火热。

    “我并不想要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我觉得普通就很好。”平平无奇沢田纲吉笑道,“但我想要成为能用我的力量,守护住我身边所有人的……幸运的人。”

    是的,沢田纲吉觉得他是幸运的。

    他拥有最好的妈妈,最好的同伴,最好的老师……

    也拥有了强大的力量。

    他想要守护住能让所有人并肩前行着能相视欢笑的未来。

    ……幸运吗?

    班纳有些怔然地看着沢田纲吉,他曾经认为过,他所拥有的力量是不幸的诅咒。但是又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庆幸自己拥有这样的力量,能够拥有保护的力量……最终,却又恨自己不能更加强大。

    但是终究——

    班纳垂眼看着自己再也无法痊愈的右臂,但是他以此换来了新纪元的机会。

    他知道,拥有这份力量的他是幸运的。

    班纳有几分失笑地抬眼看着眼前双眸清澈而又坚定的孩子。

    就好像,他用很多年才终于明白的事情。

    这个孩子却已经看透了。

    “亚伦,人类拥有的最强大的力量是坚定。”

    是无论遭遇多少次挫折和磨难,多少次失去和失败后,仍然能够不屈不挠地奋起,一次一次为心中的信仰与目标所战斗的坚定。

    班纳的目光直直对上沢田纲吉的双眸。

    即便没有火光,他都能从少年的眼眸中看到潜藏在温柔的瞳色深处的不可动摇的光亮。

    “你已经拥有了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