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小说 > 恐怖小说 > 社会我纲哥[综英美] > 父亲尊严X生日快乐

父亲尊严X生日快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爸爸,我想要那只绿色的蜥蜴。”

    听到沢田纲吉的话,绿巨人爸爸彻底愣住了。

    循着棕发少年手指的方向,班纳与那幼小的绿色生物也对了对眼。

    这孩子,怎么会喜欢……冷血爬虫类动物呢?

    是有特别的喜好吗?

    毕竟班纳和沢田纲吉不是真正的父子,对亚伦之前的喜好和兴趣也不甚了解。此时只能认为,也许这个孩子原先就是喜欢这种爬行动物的。

    班纳原本还以为他乖巧可爱的儿子会更喜欢毛茸茸的,可可爱爱的小动物。亚伦会喜欢这种一般孩子都觉得有些可怕的蜥蜴,这令班纳觉得有些意外。

    想要蜥蜴倒也没什么。

    但是想要动物园的蜥蜴就有点问题了。

    毕竟是动物园里的动物,不是说买就能买的。

    类似于现在遇到的这种情况,班纳觉得在家长和孩子的沟通中也不少见,别人家的孩子可能还指着动物园里的河马说想要养头河马呢?那么,这种时候就到了家长和孩子的沟通环节了。

    但是,班纳的心中却开始激烈挣扎起来——

    班纳a:果然应该拒绝亚伦的请求,告诉他动物园的动物是不能买的。如果想要一只蜥蜴作为宠物的话,可以晚些时候去有卖蜥蜴的地方看看能不能买到亚伦合心意的。

    班纳b:虽然话是这么说!但,但是,这是这个孩子第一次提出他想要的东西啊!身为父亲的我,怎么能不尝试一下就轻易干脆地拒绝呢?这样会让孩子失望的!

    班纳a:不管怎么样,动物园的动物是不可能轻易售卖的吧?

    班纳b:但是你看看亚伦此时对我的充满期待与信任的眼神!

    班纳a:不是说不买啊!但可以去其他地方买一只类似的蜥蜴!不一定一定要是这一只吧?

    班纳b:可是这孩子伸手很明确地指向了那一只绿油油的蜥蜴啊!很明显就是看对眼了啊!

    ……

    沢田纲吉怎么可能看不出班纳此时内心的纠结,本来只是带着儿子来动物园游玩而已,孩子却突然间和两爬馆里的一只蜥蜴看对眼了,紧接着就提出想要动物园里的蜥蜴的这种请求。正常家长,都不可能会满足孩子这种任性的索求吧。

    年轻的彭格列不禁想到了,早些年的小蓝波在动物园里还曾指着一头大象说想要骑回去。当时的他,用一句「不要提出这种不可能做到的任性请求啊」就结束了这个话题。

    这种在动物园里「指着就说想要」的行为也太过任性和孩子气了,对于父亲来说更是强人所难的索求。要不是班纳这个好父亲好说话过头,肯定已经立刻开口拒绝了。

    但是这种情况下,沢田纲吉也不可能放任列恩继续被关在动物园里参观的。以一个十四岁少年的身份,他也暂时想不到合适的方式能将列恩弄出来,就只能寄希望于班纳身上了。

    “一定要,那一只吗?”

    沉思了许久的班纳,转过头来看着沢田纲吉问道。

    沢田纲吉眨了眨眼——

    这是……有戏的意思啊。

    紧接着班纳就看到他眼前的棕发少年仰着头,男孩的神情里透露出了让人不忍打破的惊喜和欢欣来,特别是那双似是热巧克力般拥有最温暖瞳色的眼睛正认真地注视着他,双眸里仿佛闪耀着信赖的微光般。

    这是在经历了他的岚之守护者狱寺隼人无数次冲动行事而又难以阻拦之后,沢田纲吉总结出来的,最适合阻止或者说对付狱寺隼人的神情,可以说是百试不爽。

    少年没有说要,反而是用充满期待的语气问道——

    “可以吗?爸爸。”

    这一声「爸爸」简直实打实地重拳出击在了班纳的心头。

    班纳近乎觉得,这一刻,他眼中的儿子在闪闪发光!

    绿巨人老父亲:“……”可以!我很可以!!!

    班纳深吸了口气,脑内的a&b争斗瞬间在此刻得到了和解——

    班纳a:我是最强的复仇者!在复仇者中也是和托尼肩并肩最聪明的人就是我了,一只动物园的蜥蜴而已,我怎么可能拿不到!

    班纳b:是啊!想想如果是托尼的话他会做什么,摩根想要动物园里的一只蜥蜴?那个家伙肯定会眼睛都不眨地将整个动物园都买下来送给摩根的!而亚伦只是想要一只小小的蜥蜴而已!

    班纳a:这是亚伦第一次提出想要的东西,我绝对不能让他失望,这是父亲的尊严!

    班纳b:想想得到了这只一眼就喜爱上的蜥蜴的亚伦,会露出多么高兴的笑容来啊!

    ……

    这个时候,脑内总结性班纳c一锤定音。

    班纳c:没错,这就是父亲的高光时刻!

    在这一刻,面对儿子的目光,父亲的荣光终究战胜了所有障碍。

    “可以,当然没问题。”班纳笑着说道。

    想来直接提出购买意向的话,动物园也是不会就这样接受的。

    但是布鲁斯·班纳不是普通人,也自然不会是普通的爸爸。

    “只是,亚伦,我得花些时间和动物园沟通一下。”班纳蹲下来对沢田纲吉亲和地说道,“我们先将这个小家伙暂时留在这,然后我想一两天后,他就能到你身边了。”

    挺像家长会使用的权宜之计,暂时先稳住孩子,等过几天孩子说不定就忘记这件事了。但是,沢田纲吉却也知道班纳是重视自己给出的话语的人。

    说到底……

    到底是为什么要把列恩给扔到动物园里啊!

    这是里包恩出的主意吗!

    “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沢田纲吉心里自然是觉得不好意思的,虽然知道班纳不需要他的歉意,但少年还是忍不住这么说。毕竟就因为他简单的一句话,就让班纳需要费心去思考该怎么将列恩从动物园里为他带回家。

    “亚伦,不要说这样的话。”班纳露出了诧异的神情来,“你不用觉得会麻烦我,因为我是你的父亲啊。我很高兴你能说出来你有什么想要的,但我更高兴的是,作为父亲的我能给你你所想要的东西。”

    沢田纲吉看着眼前神色认真的绿巨人爸爸,而后点了点头,但是……爸爸你对我这么好,要害我真的快要忘记「沢田家光」的存在了啊!

    ——「现实的父亲」vs「游戏的父亲」

    沢田纲吉想他终于明白了沉迷游戏的心情是怎样的了。

    在和沢田纲吉说好了,最晚三天肯定将这只绿色蜥蜴送给他之后,班纳就带着少年离开了。虽然少年的脸上并没有露出没能带走这只看上眼的蜥蜴走的失望神色来,但是班纳绝对看到了,这个孩子对那只蜥蜴恋恋不舍的眼神来。

    在离开两爬馆之后,班纳有些尽可能减少路线地结束了动物园的行程。即便是最强复仇者绿巨人,也怕亚伦会在动物园里又不经意看中了什么想带走的动物。蜥蜴还好办点,要是看中什么长颈鹿、非洲狮、黑猩猩什么的……那班纳就不得不残忍拒绝来自儿子的请求了。

    等到从动物园出来的时候已经差不多下午三点了,班纳带着沢田纲吉开车回到了镇中心的地方,准备在这里随便转转,等吃完晚饭之后再回去。

    吃着班纳买的三球冰淇淋的沢田纲吉还在一个公园附近无意间捡到了一张学生卡,正巧这张学生卡上的高中生……遇人不多的他还有些印象。

    “是上次我们在超市遇到的那个孩子吧?”

    班纳看着学生卡上的照片,一眼就认出了是上次在超市里见到的,扛着摄像机对着他们拍摄的那个青年学生。

    “看来是不小心将学生卡掉在这里了。”

    沢田纲吉对那个穿着灰色连帽衫的青年也有比较深的印象,一方面是那个学生青年扛着摄像机拍过他和班纳,另一方面是那个青年的神情阴郁,显然心里堆积了无数不开心的事情。

    “将学生卡还到学校里去吧?”沢田纲吉开口说道。

    听到沢田纲吉的话,班纳自然点了点头,将一张学生卡送到学校里去并不是一件麻烦的事。即便不是亚伦开口,班纳也会这么做的。

    而遗失了学生卡的安德鲁·戴德蒙的确正在因为学生卡的遗失而焦躁中,虽然说学生卡可以补办,但是需要支付二十五美金的补办费。安德鲁本来就没有多少钱,特别是他最近在考虑买一台二手的数码摄像机。这二十五美金的不必要的开支,让安德鲁觉得很难受。

    而且如果没有这张学生卡的话,他坐大巴车也需要自费。也就是说,如果他今天不去补办学生卡的话,他还得自己支付175美金坐大巴回家。

    安德鲁的经济条件非常有限,这让他不得不对钱斤斤计较。这也让他非常希望能尽快找到那张遗失的学生卡,他不想多支付二十五美金。

    学校里已经都找过了,放学后他得去其他地方找找。

    而更加糟糕的是——今天是他的生日。

    安德鲁原本还以为……他的表哥也许会记得。

    但是,表哥上午来家门口接他上学的时候,完全没有提到这件事,甚至看上去他并不是很想与他搭话。是的,每天来接送他,麦特已经尽了表哥最大的义务了,他还想再多指望些什么?

    也并不是什么值得令人庆祝的日子。

    他也不是个值得被人记住生日日期的人。

    安德鲁觉得如果他说出口的话,倒显得自己可笑了。

    至少,安德鲁卧病在床的妈妈还记得今天是他的生日,还叮嘱他去超市里买个小蛋糕庆祝一下。但是现在因为学生卡遗失的事情,安德鲁也没有这个心情和预算去买这个蛋糕了。

    但是就在临近放学的时候,安德鲁突然收到了一封学校的邮件。邮件里告诉他,他的学生卡被人捡到了,归还至了bookstore的询问台让他去取。

    安德鲁想,终于在生日这天遇见了一件好事。

    这至少省了他二十五美金。

    “你可以不把摄像机对着我吗?我不喜欢被拍摄。”在询问台的女学生温蒂看到安德鲁肩膀上的摄像机露出了不适的神情,她之前也听说过,学校里有个一直带着摄像机的怪人。很显而易见,这个同学们口中的怪人就是眼前的这个青年了。

    “我是来拿我的学生卡的。”听到温蒂的话,安德鲁也没有表示歉意,只是关掉摄像机说道,“我收到了邮件,说是我遗失的学生卡被归还到这里来了。”

    “安德鲁·戴德蒙。”温蒂将学生卡上的照片和安德鲁对了下,然后就将学生卡递给了青年。

    “谢谢。”安德鲁又打开摄像机,拿上学生卡准备走了。

    “等一下,别急,这个也是你的。”温蒂开口道。

    安德鲁疑惑地转过头来,看到了少女从地上拿起来一个蛋糕盒。

    “这是什么?”安德鲁不解地问道。

    “看不出来吗?当然是蛋糕啊。”温蒂挑眉说道,“是还学生卡的人送给你的,他说看到你的学生卡上的信息,今天是你的生日,所以就买了个小蛋糕给你。带走吧,安德鲁,生日快乐。”

    安德鲁并未感到惊喜,反而满脸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个蛋糕盒。

    怎么可能会有人送生日蛋糕给他?

    难道,是个恶作剧……

    那帮爱捉弄他的人是躲在角落里,想看他出丑吗?

    安德鲁立刻望向周边,看看有没有可疑的人正躲在附近偷窥他。

    “你还记得是谁吗?”没看到熟脸的同学,安德鲁蹙起眉头,还是完全不相信有人会送生日蛋糕给他,谨慎地开口问道,“那个送来我的学生卡和蛋糕的人的样子?”

    温蒂露出了奇怪的眼神,明明收到了别人送的蛋糕,反而还一脸不开心的样子,果然是个怪人。估计,在生日这天也根本找不到可以一起度过的朋友吧?

    “是个十三四岁的孩子,棕色头发的。”但温蒂还是回答道,“笑起来挺可爱的一个孩子。”

    安德鲁这下怔住了。

    他的脑海中只有一个人影符合这个条件。

    那就是他曾经在超市里碰过一次面——绿巨人的儿子。

    如果是他的话……

    安德鲁没再问什么,拎着蛋糕就回家了。

    每天早上他的表哥麦特会来接他一起去学校,但是放学的时候他也不能再去麻烦总是还有其他活动的麦特。安德鲁一般都是搭乘大巴,但是大巴到达的站台距离他家也还要再步行三十分钟的距离。

    安德鲁在回家的路上,找了个有座椅的地方停下。

    将摄像机摆在了能清晰拍摄自己的地方,安德鲁这才将注意力放在这个蛋糕上。

    “我没想到,真的会有人送蛋糕给我。”

    安德鲁看着镜头开口道。

    因为见到了他的学生卡,看到了今天是他的生日,就愿意为他送来生日蛋糕吗?这样善良的孩子,一定是……在充满爱意的美好家庭里成长的吧?

    安德鲁想到了他残破的家。

    他应该是嫉妒的,但是此刻却又嫉妒不起来。

    他一向都是孤身一人,他所拥有的只有这么一台摄像机。这么多年,即便是在生日这一天,他也没有礼物,没有朋友,没有祝福,没有陪伴……所以,也没有人知道,这个蛋糕对于他来说到底有多重要。

    “我不能将这个蛋糕带回家去,我的父亲知道我没有朋友,不可能收到蛋糕。如果我带回去了,只怕会是被认为自己浪费钱买的蛋糕。爸爸不会为我的生日而感到高兴的,我的妈妈……身体情况也不能吃这个蛋糕。”安德鲁低声说着,他也已经很习惯这样对着镜头自言自语了。

    至少今年的这个生日他不是一个人。

    他还有个别人送的蛋糕。

    如此难得的,安德鲁用期待的心情打开了蛋糕盒。

    是一个小巧漂亮的水果奶油蛋糕。

    “我很喜欢这个蛋糕!”青年的脸上暂时没有了阴郁的神色,看着镜头扬起了个带着喜悦的笑容来,就仿佛是在和谁对话一样,就仿佛还有人在见证着他此刻的惊喜般。

    虽然有蜡烛,但是安德鲁并没有点燃蜡烛的火。

    算了,蜡烛就收藏起来吧。

    安德鲁对生日蛋糕也没有什么仪式感,他也没有需要分享蛋糕的人,于是青年就拿出了叉子开始吃起来。他想起了那个只见过一面的少年,却倏地觉得那个棕发少年的面容在浑浑噩噩的灰暗记忆里被点燃了不同的光亮。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但是,谢谢你送给我的蛋糕。”安德鲁对着镜头扯开了一个僵硬的笑。

    是啊,他甚至……都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也许之后也不会有机会再如此好运地偶遇到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镜头里的青年一个人在萧条无声的道路边的椅子上沉默地吃着蛋糕,看上去并不像是在品尝,反而像是固执地一口一口塞进嘴里,直到吃完了整个蛋糕。

    眼眶微红的青年对着镜头笑道——

    “生日快乐,安德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