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小说 > 恐怖小说 > 前夫为了撩我挽救星际 > 试验

试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医院走廊里,邢澈站在隔离窗前,许教授还有几名医护人员正在竭力抢救,鹿辛远则背着手来回在走廊踱步。

    不远处的前厅还在循环播放那条新闻发布会,一字字钻进邢澈耳朵,又扎在心上。

    当年联盟与海盗混战,远在九大行星外的凯亚星不幸成为第一波目标,当年家园被毁后,邢澈父母带着凯亚星仅剩的难民投奔联盟,正是鹿辛远收留了他们。

    无论如今怎样,这份恩情邢澈一直没忘,这么多年也一直为联盟效力,他曾以为守住联盟就是守住一片光明,他曾以为那些烧掠他家园的海盗都是恶人。

    邢澈望了眼窗外灰蒙蒙的天空,可光明究竟在哪?恶人又是什么定义?

    鹿辛远深深叹了口气,“小邢,刚成成和你说了什么?”

    走廊里没有其他人,邢澈看着病房内面如铂纸的鹿胜,很难理解身为一名父亲为什么会对自己儿子做出这种事,“他说他想离开这,求我带他走。”

    “胡闹。”鹿辛远脚步定住,他发丝梳得一丝不苟,和镜头前面、民众心里一直代表希望的领袖一样,只是此时神情愤愤,“他不懂事,连你也不顾全大局和他一起胡闹。”

    “鹿首长,给自己儿子注射不明药物,让他激素紊乱,险些送命,这是什么大局?”

    鹿辛远似乎对邢澈的质问并不觉得意外,显得格外镇定,甚至连刚刚那点怒火也已经平息。

    “对成成做这些,我确实心里也很不忍,但他和普通人不同,而且新的开端需要一位开拓者。”

    “不同?怎么不同?”邢澈转回身,笔挺的军装更显他刚毅。

    “这次研制出的药物,可以最大限度激发人类潜能,但在此之前,研究人员会先进行筛选,毕竟每个人情况不同,拥有可激发的潜能也不同。”

    政客最擅演讲,况且这位鹿首长还长了张令人信服的脸,看不出任何破绽。

    “鹿胜很不幸,是我前期筛选人员中可激发潜能最大的那位。”鹿辛远脸上不经意露出些遗憾,“你也知道,这小子最爱和我唱反调,从小身体又不好,起初做这个决定时我也很艰难。”

    “但海盗在域外环伺,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邢上校,这个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走廊里光线很暗,外面雨越下越大,将天地浑浑噩噩搅在一起,分不出清明。

    邢澈笑了一声,“鹿首长是信不过联盟军?急着通过别的方式寻求出路?”

    “不,这一切试验手段都是为了联盟军能在战场上获得更大优势。”他走到邢澈面前,“我这个老家伙,还要依仗你们这帮年轻人,去哪里寻求什么出路,不过是在为你们铺路罢了。”

    病房里拉上隔断帘,邢澈心中闷得和外面天气一样,“这就是您口中铺的路,如果鹿胜他……”

    “我们不能因为一个人而停止脚步,看看首都星的民众,看看联盟九大行星的公民。”鹿辛远也望向病房内,“想想你经历过的战斗,哪次没有牺牲?”

    “他身为首长的儿子,在最艰难时,理应站出来。就像你一样,每次也站在炮火的最前端一样,不是吗?”

    邢澈目光深幽地望向他,“战争是正常对抗,但您研究的东西是把一个人变成没有意识的怪物,这怎么能一样?”

    最终两人谁也没能说服谁,邢澈要求让研究部门对公众公布全部成果和数据,究竟这项激发潜能的实验能不能应用,评判权该交给大众。

    可鹿辛远以研究保密为由,只是笑着给了邢澈一个软刀子,说元首已经在联盟政府议会首肯,一切都是大势所趋,而鹿胜只是作为一个开端,后期的研究将会更加成熟。

    很多事情就像首都星糟糕的天气一样,根本不受人控制。

    几天后,位于九大行星最外围的米奥星遭到域外海盗袭击,而且海盗这次准备充足,短短几小时便将米奥星占领。

    邢澈得到支援命令时正在医院,鹿胜这两天恢复不少,但精力依旧很差,所以那天和鹿辛远的对话他一直没对鹿胜提起。

    今天首都星难得迎来个晴天,鹿胜躺在病床上,扭头对着窗外出神。

    “我要去出个任务。”邢澈走到床边,“你好好休息,有事就找许教授。”

    鹿胜转过头,阳光洒在他侧脸,照在因病弱而毫无血色的皮肤上,苍白到仿佛能透过光,“去多久?”

    “三天……或者五天。”行动会有变数,每次遇到的情况不同,邢澈对时间也不能准确把控。

    “行,注意安全。”

    鹿胜还是和以前一样,和他们结婚那会一样。

    以前邢澈也经常要出任务,但很多前线任务对后勤部门是保密的,起初鹿胜还会试着问问去哪、干嘛,但在邢澈一次又一次的回避后,他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不再试着去打探,但每次都会叮嘱一句“注意安全”。

    邢澈站在床边没动,莫名的想说些什么让他安心,“米奥星被海盗攻占,我要去支援。”

    鹿胜倏然抬起头,琥珀色的眸子很亮,有些怔愣地看着他,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般喃喃自语了一句,“哦,我现在是你的参谋长,怪不得。”

    “有事就联系我。”邢澈微微向前俯下身,“别和你爸争吵,自己身体要紧。”

    鹿胜轻轻“啧”了一声,“最近海盗猖狂,联盟内也鸡飞狗跳,出去时千万小心。别像我,莫名奇妙被打一针,你要是被激发潜能的话,估计最厉害的就是色诱了。”

    他说完浑话,带笑的眼睛盯着邢澈。

    邢澈倒是很给面子,居然没板着脸,反而笑了一声,那个笑容很淡,却足够温暖,“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很快,米奥星被海盗攻占的消息便传得沸沸扬扬,邢澈带领联盟军攻打三天都没能在米奥星取得进展,战事走入僵局。

    而与此同时,另一则消息也在首都星和其他几大行星中开始蔓延,正是之前鹿首长所说的新技术,在各种困局让人不安的当下,民众们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鹿胜凭借与单甲连接的精神网,斩断七台机甲主驾驶员精神力的消息不胫而走,支持、叫好的声音越来越高,这项技术无疑给担惊受怕的平头百姓打了一针兴奋剂。

    出援的联盟军迟迟未取得进展,在米奥星被攻占的第七天,联盟军遭到另外两队海盗夹击,被迫退至临近小行星群修整。

    鹿胜站在落地窗前,夕阳洒下橙黄,将铅灰色的城市罩上一层暖色。

    他刚与邢澈通过话,联盟军这次行动的确艰难,但究其原因是背后有人一直在操控,前线没有支援部队,弹药补给也跟不上。

    才导致战局变成现今这样,并不是联盟军无能,而是有人想看到这样的结果。

    “成成,我和你说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屋门口传来声音,带着中年人的浑厚。

    鹿胜收回思绪,缓缓转过身,对鹿辛远露出个敷衍的微笑,“这有什么好考虑的?你明知道我不可能答应。”

    几天前他和鹿胜聊过,现在民众已经对新技术充满期待,他希望鹿胜能以第一个实验成功者的身份,替联盟站在公众面前。

    鹿辛远刚刚参加完新闻发布会,已经对外公布新技术很快会投入使用,“鹿胜,你要懂得担当,平时你和我闹,我可以当做没看见,但这种大事面前,我不允许你耍小性子!”

    “担当?您想让我担当什么?”他扶着桌沿慢慢向床边走去,动作迟缓又笨拙,“新技术,说得真好听,但这项新技术是什么?你为什么不敢对公众挑明?”

    “技术层面不该是你去关注的,你要做的就是给联盟以希望。”鹿辛远理了下西装,“到底是一直被关在这,还是走到公众面前做个英雄,路由你自己选。”

    “呵……”

    鹿胜一屁股坐到床上,“又来这套,这次是想一直把我关到死吗?”

    夕阳映在鹿胜脸上,暖黄色的光遮去些许病态,他扬起头,发丝软软趴在额前,丝毫没有攻击性,“爸,这项新技术必须用我当试验品,对吗?”

    鹿胜很少对鹿辛远用亲密的称呼,今天这声“爸”叫得着实让他措手不及。

    鹿辛远对自己这个儿子向来铁石心肠,可看到满脸病容的鹿胜,竟在钢铁里升腾出一丝愧疚,“算是吧,成功率能高一些。”

    但那点愧疚没能支撑多久,心系宇宙的首都星首长又变回了原样,“我们都有自己的使命,这就是你逃脱不掉的命运。”

    鹿胜笑着点头,然后缓慢地躺在了病床上,“好,我知道了,要选哪条路,让我最近再想想,我今天累了。”

    鹿辛远没再多说,他断定鹿胜再没别的办法,妥协不过是时间问题。

    毕竟一来他现在的身体连走路都吃力,二来联盟医院大楼里守卫森严,想跑几乎不可能。

    但鹿胜最喜欢的就是给他这位爹制造惊喜。

    第二天联盟医院住院部,鹿胜的病房里空空如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