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看书小说 > 恐怖小说 > 前夫为了撩我挽救星际 > 回忆

回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邢澈很晚才回到指挥中心的休息室,许教授那边传回消息,说带回的样品是一种从没见过的融合技术,从胚胎基因开始干预,后期通过激素手段将融合基因显相化。

    但烧焦的异种人明显是个实验品,正常人类融合三种已经是极限,可他融合了不下十种。

    这明显违背律法和人伦,可惜现在整个研究所无一人幸免,想追查、追责也只能通过别的路径,希望明天的行动能查到有力证据。

    邢澈躺在单人小床上,和鹿胜离婚后他很少回家里,经常就在办公室后面这间屋子休息,房间很简陋,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归属感极弱。

    其实自打邢澈离开凯亚星,就一直很缺乏归属感,他对陌生的环境极难接纳,也对陌生的人心存芥蒂。

    直到遇见鹿胜。

    邢澈觉得身子发沉,眼前漆黑一片,恍惚间似乎来到荒原,又是那个梦了无数遍的夜。

    他正百无聊赖地向前走,个人终端上有几条线路,他沿其中一条搜寻,终点显示是条无名的小河。

    邢澈觉得这个任务简直有些好笑,让他们去找全联盟最出名的混账小子,也就是鹿首长唯一的儿子,名叫鹿胜。

    他很不理解,为什么一个有家的人会拼了命的想要往外跑,对于这种人,他打心里是讨厌的。

    如果能不离开凯亚星,如果没有战争,如果家园不遭到破坏,他愿意一辈子守在那里。

    正当他这样想着,一抬头就看到不远处草坪上躺着个人。

    河水反出细碎的星光,少年翘着二郎腿,脚腕一晃一晃,俏皮又闲适。

    对讲频道里传来搜寻队其他人的声音,“这是今年第六次了吧?这位大少爷现在破解安防系统跟玩一样,估计鹿首长是关不住他了。”

    邢澈停下脚步,他和另外那些人不熟,所以也没插话,只安静听着。

    另一个人接话道:“都关了多少年了?首长宝贝他儿子是应该,但这么宝贝也不是办法呀。”

    频道里立刻传来队长的声音:“都少说两句,大家有没有找到线索的?看监控画面,他今天应该穿了件黑色夹克,黑色牛仔裤,一双白球鞋。”

    邢澈向前看去,按下通话键,“找到了,在我这条搜查线上。”

    队长:“那你先慢点靠近,别让他再跑了,我们马上赶过去。”

    邢澈没回话,也没听队长的慢点靠近,而是直接走到少年身边。

    他听到鹿胜轻轻哼着歌,脸上是很明朗的笑,星光洒在琥珀色瞳仁里,比河水还要亮。

    邢澈直接走到他面前,鹿胜吓得一个激灵坐起来,看到他时,先怔愣好几秒,而后浅珀色眼睛更亮了,弯着带出个笑。

    他很少会看到眼神这么纯澈的人,哪怕遇到过的孩子,都没有如此明亮的双眼。

    “我是联盟军邢澈,奉鹿首长命令带你回总部。”

    鹿胜似乎对这种事习以为常,并不在乎是不是有人要把他带走,反倒是瞧着心情不错,对邢澈勾勾手,压低声音说道:“知道吗这河里有东西。”

    邢澈垂眸看着他,战争史上记载过,在首都星上曾经爆发过一场战役,那次战役造成了严重的辐射和机甲熔炼,所以这里何止有东西?是东西太多了。

    鹿胜低头在腰间的口袋里翻翻找找,像里面有什么不能泄露的宝贝,对邢澈稍防备着,用单薄的手掌挡住拉链口,还时不时用余光偷瞄。

    邢澈忽然觉得他这个样子很好笑,少年果真还是少年,即便被囚困在笼里,依旧有单纯的小心思。

    终于,鹿胜从口袋里翻出块石头,反手丢给邢澈,然后极为得意地说道:“河里有沙金还有铜矿。”

    那语气,好像这些宝贝都是他开采出来的一样。

    邢澈低头看了眼手里的石头,颜色很漂亮,有暗金色的水波纹,还有树状孔雀蓝,可上面的颜色一蹭就会掉,其实就是块吸附性很好的黑石头,和金矿、铜矿一点不搭边。

    他抬起头,却正对上鹿胜熠熠生光的眼,“怎么样这事我可没和别人说过,你要报回联盟,那是功劳一件。”

    鹿胜当年得意又好笑的模样邢澈现在都还记着,那个少年给邢澈灰蒙蒙的日子带来一缕不一样的光,很美,像那块石头上的纹路一样。

    后来他在一次表彰会上又遇到了鹿胜,鹿胜依旧带着十九岁那年的微笑,对他说,“邢上校,很高兴认识你,我叫鹿胜。”

    那时的鹿胜二十六岁,应该早就忘了七年前抓他回总部,让他一路讨厌的自己。

    邢澈翻了个身,这一觉睡得并不沉,像把过去几年匆匆回映了一遍,惊喜的、无奈的、担忧的、失落的……

    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已,就连面对感情,也要夹杂上一份小心翼翼。

    眼前变得模糊又光亮,画面一转,和每个清晨无异。

    “邢澈!”鹿胜一把推开他办公室的门,“咚”一声闷响。

    鹿胜怒气冲冲走到他面前,这个人对自己的情绪总是很难掩饰,或者说根本不屑于掩饰。

    他两手撑在办公桌前,气息粗重,愤怒地瞪着邢澈,“我问你,你为什么和我结婚?”

    邢澈立刻明白他的用意,收起手中的笔。

    那一刻,三年来积攒的愧疚终于变作丑陋的旧疤,被一把撕开遮羞布,“对不起,我当时……”

    “对不起?”鹿胜眼中似有什么崩塌,“我说什么了?你就对不起?”

    他紧绷的肩膀瞬间卸去力道,自嘲地冷笑一声,“邢澈,你他娘的一直都知道,你们、你们合起伙来耍傻小子呢!对吗?!”

    邢澈深吸口气,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和我结婚,给你联盟军上校的职位,给你你九大联盟星的军事调配权。”鹿胜面色冰冷,“所以,你才突然答应和我结婚。”

    邢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感觉自己早就黑了的良心此时像被火烤、油炸,又从腔子里拽出来摊在鹿胜面前。

    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邢澈,你把我当什么?当你往上爬,当你获得权力的垫脚石?”他突然开始笑,“我都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大能力,你说是元首信任我,还是鹿首长觉得我特重要?”

    “哦对了,你还答应他帮忙监视我。”鹿胜缓缓站直身,“三年了,狗腿子当得爽吗?”

    鹿胜一句句话往要害上戳,邢澈除了沉默,没什么可说的,毕竟事实就是如此,他的确是因为元首和鹿首长开出的条件,才同意结婚。

    那天鹿胜说的最后一句话是:“邢澈,离婚吧。”

    ……

    邢澈缓缓睁开眼,热汗将贴身衣服打透,紧贴在胸膛。

    他坐起身,自从父母去世,很多事情他身不由己,凯亚星的百姓要活,凯亚星的士兵也要活,而让他们活下去,他就不得不对联盟低头,但这一切却没办法对鹿胜坦荡说明。

    邢澈看着桌上已然有些褪色的黑石头,就像他心底埋得很深的那份感情,即便得到了,也不配拥有。

    天刚蒙蒙亮,晨曦将屋内拢上一层不大清朗的光。

    邢澈再没了睡意,干脆起身去晨练。

    他向来对自己要求严格,只要在总部,每日的训练量一定要达标,对身体肌肉及脂肪含量也把控在最高标准范围内。

    “邢上校。”蒋海今天带队训练,看到邢澈自己跑圈,安排完底下士兵也追了上来。

    邢澈今天脸色不大好,虽然平时也没个笑模样,但今天得脸尤其黑,“晚上出任务,准备工作做好了吗?”

    “做好了,单人机甲全部安装了反侦察系统,上午再测试一下。”蒋海步子没邢澈大,跟着他跑稍有些吃力,“对了,邢上校,我听说这伙海盗去捕捞重甲碎片了?”

    邢澈:“嗯,原本我派出一队人去清理航道,结果他们发现有人在航道外捕捞一些散在宇宙里的大块机甲碎片,毕竟爆炸才发生没多久,知道情况的都有可疑。”

    蒋海:“嗯,那为什么不直接清缴?”

    其实邢澈汇报情况时,鹿首长也提出直接清缴,毕竟域外没有太多可用资源,海盗大多靠抢掠,所以清缴合情合理。

    但这件事邢澈自己有私心,他要查研究所的事,不能先打草惊蛇,如果对方再来一次鱼死网破,想找线索就难了。

    而且,他自己还有些别的怀疑想要证实,邢澈将步子迈大,“怎么安排就怎么做,服从命令是军人的第一天职。”

    “是!上校。”

    蒋海上午没敢再去骚扰邢澈,默默把一切准备工作做好,反侦察系统测试完毕,重甲也将能源蓄满,原本一切都很顺利,但他万万没想到,最后一步出了岔子。

    当蒋海拿到本次行动人员名单时,眼睛差点瞪脱框,“刘中校,你这个名单打错了了吧?单甲士兵派的是谁?”

    刘中校为联盟军首都星参谋长,也专门负责邢澈用兵时的调度,“你没看错,我也没打错,而且我的位置也换人了,就是这位接任。”

    “鹿、鹿哥接任参谋长?”蒋海差点喊出来。

    “对呀,你干嘛惊讶成这样?人家两口子一个指挥,一个参谋,多好的配合?”显然,刘中校不知道这俩人离婚的事。

    “再说,鹿中校在他们那期结业考试也名列前茅,而且机甲匹配度目前为止还保持在第二名,当个参谋长够了。”刘中校又四下瞧瞧,“而且不还有邢上校吗?他什么都不会也没事。”

    “这……”蒋海不知道一会该怎么和邢上校汇报,“那就算当参谋长可以,但谁家参谋长亲自去侦查啊?”

    “我家。”鹿胜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蒋海身后,抢过他手里的名单,奔他脑袋敲了一下,“还说是站在我这边的,你胳膊肘到底往哪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